Mon. Aug 15th, 2022

韓國男星安普賢在《柔美的細胞小將》播畢後,抽空接受台灣媒體書面聯訪,他分析自己與劇中角色「具雄」有70%像,愛乾淨、喜歡整理,也不太分享自己的煩惱及傷痛,不同點是他不會像具雄一樣,該說的話不在當下表達而導致誤會發生;對於具雄,安普賢想告訴他「聯誼穿那樣是不對的,很沒禮貌」。

「具雄」最重視的人就是自己,而在安普賢心中,家人最重要,其次才是自己,第三名則是演戲,「我的第一名至今沒有改變過,家人就是我的動力。」安普賢透露比起加油打氣,家人更常擔心他,「像是跟外婆說下一次作品會在明年進行,外婆就擔心我在那之前是不是都在玩,她擔心的樣子很可愛,也讓我覺得心裡暖暖的,很感動。」

安普賢的妹妹是《柔美的細胞小將》的粉絲,他透露妹妹一開始不看好他,曾擔心地說:「哥你不行啦,一定被罵翻吧。」但到了第11集左右,妹妹不但改觀還誇獎他「還不錯嘛」,安普賢高興地說:「妹妹很不喜歡我在《梨泰院Class》的樣子,但對這次在《柔美的細胞小將》裡我所演的角色覺得很不捨也很能感同身受。家人這樣子對我說,就好像得到了認同,覺得很開心。」

《柔美的細胞小將》是韓國首部結合動畫與真人的電視劇,安普賢坦言這對演員來說是項挑戰,必須依靠想像力演戲,幸好工作人員會代替細胞唸台詞,託他們的福很快就適應了,「隨著拍攝時間越來越長,最後甚至還能把工作人員看成細胞跟他們開玩笑。」他很感謝導演在現場營造出的溫暖氣氛,再加上金高銀的帥氣引領,「我以具雄走過的每個瞬間都感到非常幸福」。

劇中女主角柔美因為感情受挫,導致愛情細胞陷入昏迷狀態,安普賢認為他身上陷入最長沉睡狀態的應該也是愛情細胞,「愛別人之前必須要先愛自己,但我好像不那樣,似乎總是鞭策多於鼓勵。」他最想和不安細胞對話,「雖然我很努力不去感受不安,但每當感受到不安情緒時,倒是很想問問究竟在不安些什麼。」安普賢和許多觀眾一樣喜愛「嘿咻暴龍」,「到處跑來跑去、搞得人心情七上八下的行動也非常符合恐龍的特性,真的很可愛。」若有機會他想嘗試替嘿咻暴龍配音。

具雄對柔美一見鍾情,而安普賢也認為一見鍾情是有可能發生的,「但我目前為止還沒有經歷過,我好像是從旁邊慢慢滲透的類型。」若是身旁出現如同劇中「賽理」一樣的女性友人,他會立刻劃清界線,不會像具雄那樣做出會讓人誤會的行動,或是惹柔美生氣。

安普賢今年藉由《柔美的細胞小將》以及《以吾之名》與觀眾見面,他表示之後要嘗試看看有完美結局的浪漫愛情劇,而《以吾之名》多是肉搏戲,他也想挑戰不同的武打戲,例如吊鋼絲的類型。運動員出身的他持續鍛鍊身體沒有懈怠,「最近採取的是一天練胸部、肩膀,一天練背部、手臂,一天練下半身與有氧這樣的3日訓練行程,一週兩次,休息一天。」他表示比起肉眼可見的肌肉,主要訓練內部肌肉、核心運動,並且搭配飲食管理,雙管齊下。待新冠疫情稍微緩和後,他想到處走走,「台灣也是一定要去的」。《柔美的細胞小將》愛奇藝國際版全集看。

By admin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